分院电话:028-85508325
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400-888-6667

案例效果Case effect+MORE
当前位置: > 雍禾动态 > 媒体报道 >

研究生离世2年了,只因治脱发吃这款药要了命……

作者:雍禾植发        

  崔飞,安徽肥东县包公镇人,26岁,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,为了求职时有一个体面的形象,他前后在两家医院治脱发,医生给他开了生发药,他坚持服用,结果药物性肝功能异常,再是肝功能衰竭,最终2015年12月31日在北京302医院去世……

  从2015年12月到2017年12月,崔飞因服用生发药离世整整2年了,对此,我们应该有一种哀悼,对一个脱发人的英年早逝;我们还应该有一种警示,提醒现在的脱发人不可乱用药……

  崔飞因生发药离世是《安徽商报》2016年1月26日报道的,随后被一些新闻网站转载,一时间人们惊呼: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轻易地飘零而去,他给家人留下的悲痛将无时不在,到底是什么样的生发药物让一个鲜活的生命骤然倒下?治脱发竟然治出人命这是不是太惊悚了?

研究生离世2年了,只因治脱发吃这款药要了命……
(2016年1月26日《安徽商报》头版头条新闻提示:5.9斤何首乌夺走年轻硕士的命?)
研究生离世2年了,只因治脱发吃这款药要了命……
(2016年1月26日《安徽商报》报道何首乌治脱发夺走人命的截图。)

 

  现在雍禾为你援引《安徽商报》的报道——

  崔飞1989年出生,父母一辈子务农,省吃俭用将其供到读研究生。2015年夏,崔飞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毕业,为了好找工作,当年1月31日他来到安徽××中西医结合医院(新闻报道点明了具体医院,这里雍禾隐去其名),治疗脱发。院方共给崔飞开了8个疗程的中药,每个疗程14副药。崔飞断断续续一直吃到5月8日,终于将医院的药吃完。3个月后,因为脱发问题仍在,又去另一家医院求诊,又开了30天的药。崔飞到底用了什么药,导致肝损害直至衰竭?崔飞在两家医院总计吃了1890g生首乌、1060g制首乌,剂量总计达到5.9斤之多!

  崔飞的生命之所以终结于26岁,是因为他吃了医院开的生发药何首乌!!而国家食药监总局早在2014年7月就发布了“口服何首乌肝损伤风险”的警示!!!

  雍禾植发微信公众号曾经发布过一篇文章,有人治脱发因为吃何首乌肝损伤,而安徽青年崔飞则是因何首乌要了命,这真是升级版的“生发药事件”!现在我们再次追问:赶紧查看一下,你是不是也大剂量地用何首乌治脱发?你脱发了也是习惯用药物治疗?即使你植发也被医院搭售了不明不白的生发药?

  我们紧急忠告:悠着点,对治脱发的药物警惕点,即使正规医院的药物!!!

  现在雍禾植发解析一下26岁研究生被生发药击倒的悲剧。本来2015年夏天研究生毕业,但崔飞却在年初就治脱发,说来不少大学生研究生均是在毕业前半年或一年治脱发,这样毕业时头发治好了就有好形象找工作。不同的人因为见识寻找不同的治疗途径,有些人像崔飞一样用药物,有些人则是采用植发手术,雍禾植发每年都会接诊大量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或研究生,一般的话他们半年后头发形象来一个大变化,这样自信地求职。

  再一个提醒,我们常说治脱发可以是药物和植发并行,但这药物必须选对,否则就是无用药或“毒药”。目前国际公认的两款防脱生发药是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,但一些医院为了“以药养医”,偏偏不推荐廉价且有效的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,反倒是搭售没多大用处或干脆有害的药物,为的是让你无休无止地用药,这样他们好收钱,收钱。

  现在各位该清醒了:谢绝各类不明不白的生发药!包括谢绝一些植发医院搭售的未经国际公认的生发药!

  说到这一点,雍禾植发高度自律:术前与患者签署法律协议,确保不过度医疗,确保不搭售防脱生发药物,即使是米诺地尔和非那雄胺,雍禾也是0加价,多少钱批发来的就多少钱零售给你,不赚一分钱,我们干干净净植发!我们干干净净做人!

研究生离世2年了,只因治脱发吃这款药要了命……
(崔飞因吃生发药何首乌肝衰竭的诊断证明。)
 

  我们再从崔飞的悲剧中点明一下治脱发的路径。如果是轻微脱发,或者是毛囊尚存,可以用药物治疗,优先选择上面的两款国际公认的药物,有效且廉价。如果脱发严重到毛囊坏死,任何药物都是没办法了,只能做植发手术种头发,种出来的头发永久不掉且正常生长,这样让你的头发形象永葆青春。想想,如果崔飞知道这个路径,那他就不会选择何首乌,他就不会有肝衰竭和离世……可他偏偏不知道这一路径,于是悲剧发生了,心痛啊

  愿世间不再有第二个崔飞,愿世间不再有“何首乌吃人”“生发药吃人”,雍禾希望各位将上面的路径再默默熟记一下。

  “生发药害了26岁研究生”,这是医疗悲剧,更是家庭悲剧。崔飞的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本身没有积蓄,但还是含辛茹苦供他上大学上研究生,本指望儿子毕业工作了报答父恩母恩,却想不到脱发和吃生发药,结果肝损伤肝衰竭,再辗转安徽和北京的几家大医院,一年下来欠债近100万元……这何止是一把头发压垮一个家庭?而是一副生发药压垮一个家庭!

  26岁研究生治脱发吃了医院开的生发药,结果要了命,还欠债100万……悲剧啊悲剧!之前我们常说要用正规医院的药,现在看来,有些正规医院的防脱生发药也是靠不住的!!

  崔飞没能挺到2016,他是2015年12月31日凌晨4时在北京302医院离世的,离新年的钟声还有20个小时。现在他离世2年了,愿他的悲剧是一个血泪警示,一定要科学治脱发,远离一切不明不白的防脱生发药,如此才是对崔飞在天之灵的一个告慰。

 

相关阅读: